张霞:巧手传韵 自塑人生

兑了蜂蜜和白矾的面粉,在张霞的手下搓絮成团,再经过揉、捏、压、挤,点上或是鲜红或是明黄的颜色,一个一寸多高的小人就在搭好的骨架上站了起来。细看,眼底含情,嘴角带笑,老年人的脸和气而垂坠,年轻媳妇的脸鲜润而饱满。一团普通的面,在张霞的手中瞬间就有了生命。

幼时张霞在奶奶那里学会了最传统的献果花样,又在成家后的各种年席上将手艺教给了亲戚姐妹。在党原镇上,丧葬的献饭献果是送走老人的最高礼节,其中张霞的驾鹤归仙和金童玉女是必不可少的两样。

 “凭啥男人能卖力气,我们就不能靠手艺赚钱?”面食手艺虽然能卖钱,但是乡里市场太小,张霞把目光投向了当时颇火的丝带绣。在咸阳培训半个月后,张霞回家把手艺免费教给了村里姐妹,想和大家在农闲时靠着加工抱枕增加收入。后来供应商失联,张霞欠下了大家的工费。尽管姐妹们都安慰她不要紧,张霞还是坚持要去一趟咸阳为大家讨回工资。

在咸阳张霞花光了路费也没找到丝带绣供应商,心灰意冷间,她看到了杨凌农高会的广告,听说里面有妇女手工艺展,她决定去碰碰运气。身无分文的张霞在路边捏了一个何仙姑和一个寿星面塑,“我是来参加比赛的!”靠着过硬的作品和胆大心细,张霞顺利见到了当地妇联,说明情况后负责人资助了她的路费,并将她介绍给了另一位丝网花手艺人曹丽丽。

曹丽丽听说张霞的遭遇之后十分感动,收购了张霞的抱枕并将自己的丝网花技术全部教给了她。张霞回家为大家结算了工资,又趁着冬训培训了全乡一百多名妇女丝网花技术。

此时,张霞手巧心善的名声已经传开,请她做献果的人也越来越多,为了开辟更大的市场,张霞举家搬到了县城。

有了更大的舞台,张霞如鱼得水。除了做一些精巧的献果献饭,张霞也渐渐走上了面塑创作道路,她更加细心钻研工艺,向美术大师和手工艺人请教不断完善自己的作品。“别人看电视看剧情,我眼里只有人的面部表情和动作”。日复一日的细心观察和揣摩给了张霞无穷的灵感。

张霞的面塑充满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有幼时记忆中磨豆腐的老夫妻、拉鞋垫的姑嫂;也有凭一张照片和烈士事迹,塑造的器宇轩昂吴焕先;根据《穆天子传》和西王母传说,她创作了西王母和周穆王“相会”;还有为台湾同胞打造的千手观音……

“百合花”奖、“陇原巧手”、“民间文化能人”……张霞的名气越来越大,各类奖项接踵而至,给她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收入。然而当县妇联聘请她,为贫困群众进行“陇原巧手”培训时,她二话不说关了店门,跟着妇联干部下了乡。丝网花、刺绣、花馍手艺,只要有人学,张霞总是倾力教授。

“村里姐妹们太辛苦,有个手艺就是多一条财路”,张霞笑着说,“我是从农村走出去的,现在要把更多手艺引进来,让大家‘农闲不闲有钱挣,家里家外好帮手’都能创出自己的事业来”!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